Google Adsense

2008年6月5日 星期四

現金流遊戲心得:為什麼要當銀行家?(三)

我在之前有提到,銀行家扮演領導者的角色。然而,銀行家也扮演著觀察者的角色。(說難聽點的話)銀行家觀察玩家在遊戲中的舉動,就好像實驗室裡的科學家在觀察籠子裡跑步的小白老鼠一樣。

銀行家觀察著玩家,並在觀察中學習。而相反的,玩家也可以觀察銀行家(只是我想很少玩家這麼做就是了)。觀察銀行家其實就和觀察玩家一樣有趣,如果銀行家也兼玩家,跟大家一起競爭,那就更是有趣中的有趣。

我好幾次身兼銀行家及玩家的角色,並在遊戲當中設法以第三者的角度,觀察自己的情緒及反應。這當中有很多微妙的細節,我也發現很多值得自我反省的地方。如果要簡單總結我現在的心得,那就是:

『當銀行家 = 玩家時,身兼兩職的玩家會想盡辦法調整規則,使規則有利自己的策略,並不利其他玩家的策略。』

聽起來沒什麼,但如果套進現實生活:『銀行家 = 制定政策的政府,而玩家 = 財團』。想像一下當『政府 = 財團』,那會是什麼光景?

其實也不用什麼想像,現實生活應該頗常發生的。

比方說,假如我是銀行家兼玩家的話:


* * * * 狀況一 * * * *

我手中沒有什麼5元或10元股票,而我的競爭對手,醫師 J 找到一張10元股票,想要投資20,000美元。我可能就會阻止他,說:

『不行哦,按照規定,小生意卡投資不能超過5,000元』

當然,我內心想的其實是『開玩笑,如果這20,000元給你變成80,000元的話還得了!當然不能讓你有出頭的機會啦!』


* * * * 狀況二 * * * *

我的競爭對手 K 有現金10,000元和2,000元的月現金流,想貸款買下頭期款32,000元,月現金流2,000元的四室公寓。我可能會阻止他,說:

『不行哦,按照規定,你只能借到現在現金流的10倍。』

當然,我內心想的其實是『靠!這麼好的物件怎麼可以給你吃到!』

* * * * 狀況三 * * * *

我的競爭對手 L 找到一間自動化工廠,想找 K 一起合資,分擔頭期款。我可能會阻止他們,說:

『不行哦,按照規定,玩家不可以合作。』

當然,我內心想的其實是『讓你們合作的話還得了!這樣我還有得玩嗎!』

* * * * * * * * * * * *


諸如此類的狀況,還有很多很多,但大多都有跡可尋:身兼玩家的銀行家,必定會想套用自己最擅長的遊戲規則,設法讓自己最容易獲勝。

比方說,我擅長的如果是『不能合作,不能借太多錢』的競爭式遊戲環境,那麼一旦有其他玩家想大筆借款炒股票套利,或是想找人合作投資不動產的話,我就可能會動用銀行家的『威信』,阻止他有實施戰術的機會。

(就如我剛才提到的),其實跟現實生活中,財團掛勾政府,杯葛對自己的投資標的不利的政策,有異曲同工之妙。

現實生活中,如果說到『官商勾結』之類的話題,大概大多數人的反應是氣憤又無奈 - 而且,或許不齒,或許沒機會,總之他們都不是有勾結到的那批人。假如他們是有勾結到的那批人,大概就會有和我類似的情緒歷程:


老實說,上述的三種狀況,其實都沒發生在我身上 - 只是心裡想想,但如果有玩家想要做的話,我都是笑笑著放手讓他去做。

我放手的次數很多,而且狀況比上面的三種還誇張。比方說,曾有玩家(一對夫婦)想要彼此借錢給對方週轉。我一開始堅持『不行,只能找銀行借款』,但最後還是放手了。一來我可不想引起當人家家庭失和的元兇(XD),二來我愛玩的劣根性作祟,想幫自己這『銀行家』找一個『競爭對手』。想當然爾,到後來對方就不找銀行借錢了(要借錢當然是找自家人啦 XD)

還有一次更誇張,有玩家先跳到快車道上了,還留在老鼠圈裡的玩家就翻大買賣,然後請快車道的玩家全額『補助』。我一開始也是堅持『不行,兩種車道的玩家不能彼此合作。(照規則,連合作都不可以咧!)』不過到後來『濫好人』的劣根性作怪,還是放手讓對手去玩,還害自己變成最後一個跳出老鼠圈的。

當然,雖然每次都會放手,可是我還是心有不甘,很想板起臉孔說『不照規則就別玩!』(內心的OS當然就是『擋我財路,死!』)但是一來,我還是習慣當濫好人,不想隨便動用銀行家的『權威』,破壞氣氛。二來,感受自己內心因受挫而生的憤怒情緒,其實也是頗特別的體驗。

總之,不管做得好或不好,銀行家都有比單純玩家還要多的觀察機會。不只觀察玩家,也觀察自己。當遇到某種不利狀況,自己會想怎麼做的話,那麼類似狀況如果在現實中發生,既得利益者(如果身兼規則制定者,或是可以影響規則制定者的話)大概也就會想那麼做。

這其實算常識了,不過難免還是會遇到一廂情願、希望既得利益者可以像我一樣『當個濫好人、讓步』的犬儒。

延伸閱讀:

為什麼要當銀行家(一)

為什麼要當銀行家(二)

0 回應:

創用CC - 著作權宣告

Google AdSens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