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oogle Adsense

2012年8月13日 星期一

節譯:訪問遊戲設計師 Eric M. Lang

(原文來源  http://opinionatedgamers.com/2012/08/13/the-art-of-design-interviews-to-game-designers-21-eric-m-lang/)


前言: Eric M. Lang,FFG (Fantasy Flight Game) 設計師之一

問:你可謂頂尖的「美式」遊戲設計師。在你設計的遊戲中,你最自豪的是哪一款?為什麼?

答:Chaos in the Old World。



問:你認為遊戲主題和機制在你設計遊戲時佔的比重有多少?

答:我不太在意所謂形式或派別。對我來說,遊戲始於景象、靈感或潛在玩家(的愛好),這些起源創造出某些特定需求,而設計是用來構築出遊戲以滿足這些特定需求。

我設計的遊戲大多是『靈感型』,而且我的靈感大多來自各種象徵意義。我很少說:『某某系統很棒,用它來做個遊戲吧』。所以,基本上你可以說我是個『由上而下型』或『主題型』遊戲設計師。不過,我認為設計遊戲必需具備穩固的機械學、遊戲學和行為心理學底子,這些基礎是遊戲設計的語言,能將你的點子和玩家體驗連結起來。

如果你把遊戲設計看作『主題』和『系統』的結合體,我認為以上兩者都很重要,(但是!)系統的重要性佔多一些。遊戲不能沒有緊密、可行的系統。但是在現代的遊戲市場,系統不能不藉由某個主題使玩家產生共鳴。最好的遊戲是形式(主題)和功能的美好結合。



問:你認為玩其他的遊戲在遊戲設計過程中有多重要?你在設計遊戲和玩其他人的遊戲各花多少時間?

答:經常玩其他遊戲是很重要的,包括原創遊戲、家庭遊戲、電子遊戲、運動、派對遊戲、甚至是純粹的爛遊戲。我每週花最基本的時間玩其他遊戲。因為我是在家工作,我以為培養出外走走和玩其他遊戲的習慣是很重要的。我絕不想失去遊戲的樂趣,不想變得與外界隔絕或是忘了如何簡單的享受遊玩樂趣。



問:你能夠舉出你一個或幾個遊戲為例,為我們示範你的設計流程:點子從哪來?點子怎麼發展成最終模式?測試遊戲要花多久時間?

答:我用『Warhammer: Invasion』做例子。這是我得意之作,以某種方式混搭了主題和系統。這遊戲的原始點子如下:我想做個『戰略管理』遊戲,勝利條件是消滅對手的據點,但達成條件的方式有很多種。我花一個月完成設計和研發流程,和FFG員工共事並試玩,修改原始遊戲的戰鬥系統,然後我把遊戲交給FFG研發小隊去做外部測試和生產。

(設計師)擁有一個優秀的支援團隊真的再讚不過了。對我而言,設計遊戲不需要是一人作業。但是設計師要去清楚掌握住整體觀點,並主導整個流程。



問:你認為團隊作業對於設計遊戲有何意義?

答:我不容易共事,但我覺得團隊合作是很了不起的事情。我的設計模式通常要承受諸多質疑,捨棄很多我覺得不錯但不夠特別的點子。我最快樂的時刻是我做的遊戲顛覆了我原本的想法,或當時業界的法則。

在團隊中,我將自己定位成個貢獻者或起重機(?)。貢獻者通常帶來微小但基本的重要貢獻,起重機則將遊戲帶向終點。在The World of Warcraft中,我是個小貢獻者,但在A Game of  Thrones中,我扮演起重機的角色。而我在Quarriors中扮演的角色則介乎兩者之間。



問:在外界看來,FFG團隊像是自成一派,擁有數個天才設計師互相激發靈感,像Google般的設計桌遊。你認為呢?

答:我倒認為FFG更像是Apple,有一個願景,並雇用大量的卓越設計師為其信徒。



問:你有喜歡FFG以外的其他公司出版的遊戲嗎?

答:Magic: The Gathering。



問:你在遊戲方面有啓蒙導師(master)嗎?

答:我在遊戲方面是自學,但有些設計師影響我很深。像是Richard Garfield,在我剛入行時,他是這世上最頂尖的設計師。從他的設計和著作中,我發現遊戲設計既非藝術也非科學,它更像是種哲學,是種透過結構化的互動來窺看世界的方法。



問:你能推薦Richard的著作和其他設計方面的作品嗎?

答:我極推薦所有設計新手去讀Richard在Duelist Magazine(Magic官方雜誌)的專欄,叫『Loat in the Shuffle』。你也可以去看他的部落格『Games with Garfield』。



問:還有其他設計師影響過你嗎?

答:Sid Sackson。他教會我最好的遊戲不是指揮玩家去互動,而是誘發玩家互動。
還有Christian Petersen。從他身上我學會要從多個不同(客群)來源汲取資訊,然後放膽去做。



問:你認為遊戲設計是種藝術亦或工藝技術?

答:我不會這樣分。我覺得遊戲帶有某種藝術性的目的,是為了向玩家提出挑戰或傳遞某些訊息。設計師和玩家共同合作,(透過遊戲) 創造出某種讓玩家感到喜悅的體驗。

遊戲是你看待世界的濾鏡。如何在多重的設定中編寫多人互動(的方式)?如何在遊戲模式中調整(玩家的)動機、競爭、合作和感覺?遊戲設計師必須是個通才,對心理學、經濟學、溝通理論、數學、行銷、社會學、甚至歷史都要熟稔。我們(設計師)必須有天馬行空的想像力和精確的分析力。我們要擷取日常生活給我們的影響,並將它帶入遊戲設計裡。



問:你說遊戲始於景象、靈感或潛在玩家。這裡的景象指的是計劃或夢想嗎?

答:我來概要解釋這三個來源。

靈感,是某個會在半夜把你叫醒來把它記下的點子。我的靈感典型通常是「如果...的話會怎樣」。

景象,是遊戲中各種特性的結合。在描繪景象時,我習慣將自己假裝成玩家之一,不太會去想太多機制上的細節:他們圍在桌旁幹嘛?他們拿甚麼東西在玩?怎麼玩?為什麼要那樣玩?他們(玩的時候)在說些甚麼?甚麼時刻會讓他們覺得很爽?

潛在玩家,是設計遊戲的目標對象。這些人在人口統計上屬於哪種層次?他們想從這遊戲中得到甚麼?這是個偏向行銷的視點,但是我在設計大多數的電腦遊戲前都最先考量這點。



問:你認為遊戲設計師需要有基礎的數學,像是所謂「遊戲理論」或是別的?

答:對,數學和科學是理性決策的基礎。數學和科學的範圍很廣,你不必當個專家,但你至少要懂得決策樹、零和或非零和賽局、有限及無限賽局、以及一些基本的理則問題像是囚犯困境和公地悲劇...等。這會讓你了解某些遊戲機制為何如此運作,產生了甚麼互動,以及是否該預留空間有利於擴充。維基百科上的「遊戲理論(Game Theory)」條目是個(提供這些知識)的起點。



問:你兩度提到心理學的重要性,你有甚麼特別的提議嗎?

答:可以從大學的基礎心理學開始。去學基本的學習和發展理論、非語言溝通理論、動機和行為理論、先天/後天人格發展理論、認知和感覺理論、行有餘力甚至可以學一點神經科學。



問:如果你能當上遊戲設計學院的校長,你會開甚麼課程?請甚麼老師?

答:基本上,我會著重在:遊戲史、心理學、人類學、社會學、近代世界史、應用數學(像是統計、機率和代數)、建築學、語言學,以及行銷學。最重要的是,我會希望這學校能充斥著實體遊戲原型、工作室、和專業設計講師。至於找誰來教我還沒想到。



問:你覺得在遊戲設計過程中,與玩家的真實互動很重要嗎?

答:對我而言,玩家就是一切。在設計過程中的每一個決定,或多或少,都要取自玩家的感受、想法、質疑、或感想。我會訂下規矩「玩遊戲開心就好」的原因之一,是因為我身為一個玩家時會很自私。我才不管這遊戲設計多偉大,我只在乎我從遊戲中得到甚麼。這遊戲要怎麼讓我開心?要怎麼讓我能和朋友得到樂趣?

我只能假設其他玩家都跟我一樣,我因此琢磨我遊戲中的每一個環節。我經常找玩家玩遊戲原型,測試假設狀況,然後繼續玩或改善(或直接放棄)。這會把設計師的Facebook搞到當機,但我就是這樣成功的。



問:你設計的遊戲中有甚麼共通的特徵嗎?

答:老實說我也不知道。我還在學,不能很有效地評斷自己的作品。這就交給其他人或市場來評斷。



問:你會用哪三個你設計的遊戲來描述你自己?

答:Mystick、Chaos in the Old World、和The Hobbit。



問:你說過「複雜的互動來自簡單的要件」、「鼓勵玩家跳脫既有的劇本,去發現他們自己的獲勝方法」,你願意再多解釋一些嗎?

答:「複雜的互動來自簡單的要件」是我用來表達我的設計模式的說法。我設計很多遊戲,其規則是用來激發更多角色屬性和能力之間激烈的互動。我最想要遊戲的複雜性是來自臨場的狀況而非事先(說明書上)的設定。比方說,卡牌遊戲的樂趣在於不同卡片能力的連結技還有合體,我會盡我所能地設計出結構嚴謹的卡片能力,但保留開放的結局讓我這設計師也無法預測結果。假如有玩家發現我從沒想到的玩法,我就知道我成功了。

至於「鼓勵玩家跳脫既有的劇本,去發現他們自己的獲勝方法」也是。遊戲教學時,我喜歡用Sid Sackson的「I'm the Boss」,讓玩家在有限的要件做出有創意的交易,但又不被無窮盡的可能性所迷惑。

我欣賞遊戲有緊湊架構的決策樹,有從已完成遊戲中逆推出來的遊戲機制。但這些遊戲不會是我的最愛。我的最愛還是保有更多開放結局的遊戲,使我身為一個玩家可以在遊戲中找到屬於自己的贏法,並會讓我為自己的發現,而不是為設計師的天才感到自豪。所以我盡可能在設計遊戲時提供玩家同樣的感受。



問:你甚麼時候開始設計遊戲?你設計遊戲的原因為何?

答:我從十歲開始設計遊戲,修改現有的遊戲來陪我祖母或學校朋友一起玩。我不知道我這麼做的原因,我就是在做遊戲。我做其他工作,要是無關乎創造或遊玩,我就會覺得不自在、想逃離。

有時,我認為具創造力的人去做他們所做的事,來解決這世上不盡人意的事。這樣看來,我做遊戲大概是因為我覺得玩耍在人生中所佔的成分應該更大、更重要。而只要我繼續製作遊戲,我就能為大家在這方向上貢獻更多的選擇。



問:你有任何給新進設計師的建議嗎?

答:確認你的動機。你是想設計遊戲來謀生?還是只想與親朋好友相處時有更多樂趣?還是你是個藝術家,想藉由設計遊戲來證明或傳達甚麼訊息?大部分的設計師兼有以上三者,但仍會有輕重之分。

你的動機決定了你的發展方向。如果你是個藝術家,我就不推薦你嘗試傳統的遊戲設計公司職員,那只會讓你太在乎飯碗而不快樂。如果你是想藉由設計遊戲成名獲利,那你最好離開社團的小圈圈,去磨練你的社交和行銷技巧。如果我的建議讓你萌生退意,那就再重新思考你的途徑,並本著你的核心動機去規劃你的途徑,這樣你會快樂些。

2 回應:

Smoox 提到...

感謝翻譯!!

Smoox 提到...
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。

創用CC - 著作權宣告

Google AdSens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