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oogle Adsense

2007年8月27日 星期一

在美國的一個月

到美國『探路』的這兩個禮拜,最大的收穫應該是更深刻體驗了現金流遊戲的背景。

在美國,美金一塊錢可不只是新台幣三十二或三十三元,美金一塊錢的價值,相當於新台幣五十元以上:這裡一塊錢能買的東西,大概和在台灣新台幣五十塊錢能買的一樣多!看台幣面額習慣了,到美國不小心就會變成敗家子,買東西時看標價似乎都沒什麼,晚上計完帳後可是搥心掏肺...一個月的薪水就這樣少了一成...=_=。這附近中產階級的每月總支出大約都在2000美元左右,差不多是經理或小學教師的水平。

消費貴,人工自然貴(或者說消費是人工成本拉抬起來的),所以水電、庭院整理大多自己動手做,DIY的工具也很好賣。我家房東再三告誡『在美國沒資格生病!』看一次醫生動輒幾十元,住院動輒兩三百元。星巴克咖啡在這裡變成平價--因為其他咖啡店價錢都差不多,外食全是信義百貨區的價格水平,識相的大多自備餐點,在台灣玩現金流時,瞧不起十元的咖啡、兩百五的CD,到這邊就知道這些『額外支出』有多痛了。

在LA郊區生活是很奢侈的。住的是獨棟房子--而且只蓋一層樓!家家戶戶都有至少一輛車,沒有車幾乎哪裡也去不了,最近的商業中心開車可能也要三四十分鐘,火車站更是遠在另一個城市,距離好比從台北到宜蘭,平均一輛車一個月的油錢大概是三四百元美金。我住的地方,隔壁就停了兩輛露營車、一艘遊艇。

LA的房價是天價,這邊即便是如雲林般的地方,房價也直逼帝寶。平均房價大約是三十三萬美元,好一點的房子動輒四五十萬、甚至百萬美元以上。『全都靠台灣人炒地皮炒起來的』我家房東(帶著很深的怨念XD)如是說。不過這僅限於LA,只要往東一點,在德州還有很多十萬美元以下的房子--品質不一定,有的可能還沒有水電。美國的貧富差距是很深的。

即使這樣,LA的房子還是一直蓋。我家附近的社區還有新的購物商場在蓋,高速公路旁也在規劃新的住宅區。比較鄉鎮的地方住的是獨棟房屋,稍微像鬧區、靠近商場的較多公寓,包含二四八室公寓(這邊叫Townhouse),和十二套以上的公寓。這裡的公寓也像社區一樣,二或四個單位連成一區,一處公寓就包含十幾區。報紙廣告還可以看到出售幾十單位、甚至一百多單位的公寓組合廣告,報酬率我不敢算(不忍足睹)

美國並不流行現金,主要都是簽支票,買車簽支票、買菜也簽支票,帶太多現金還要擔心被搶,不如支票來得安全--被搶了也只要把帳戶凍結就好。美國人有三、四張以上信用卡是很正常的事,一般的理財書籍甚至還認為『只有』四張信用卡就算是『狀況良好』了。

美國的營業稅是另外計算的,因為每個地方都不太一樣。我住的這邊營業稅是8.25%(加州的標準),到了隔壁城市就變成7.75%!兩座城市的距離不過是從台北市到新店而已,走高速公路不到五分鐘。不同地點的同樣產品,價錢也有天壤之別。同樣式的筆記本,在書店賣4美元,在Wal-Mart只剩30美分。差了一個地點,可能就是台北到桃園的差距。

美國人做生意不見得『光明磊落』多少,有時還比台灣人狡詐。為了代步用車,我找到一台Honda的小車,本來敲定16000,Dealer卻可以在一切談妥以後,再建議我們加個『超級烤漆』,然後加價2000多元美金,而且『這是必要配備,每輛車都要加,否則不能成交』(見鬼咧)。定價是參考用,放諸全球皆然;而坐上談判桌後再給你加東加西的,似乎是這裡常見的遊戲規則。見人說人話,見鬼說鬼話,不會因為換了地方,換了膚色而有什麼改變,至多就是技術好壞的差別。

『大熔爐』的印象已經被『沙拉盤』取代,這邊台灣人、大陸人、韓國人、香港人、墨西哥人、印度人,基本上是各玩各的,各有各的小團體,就好像在台灣的泰籍、菲籍朋友也很少和台灣人一起走在街上。這裡可以看到一群白人黑人小孩在滑梯邊玩,另一群華人小孩就在沙地堆沙堡。我常去的那間圖書館外面貼了八張公告,同樣的內容用中文、英文、泰文、越南文、印度文、西班牙文、韓文和一種我認不出來的文字寫成。

美國人好訟,據房東說『即使是在餐館吃完飯後拉肚子,也可以叫餐館賠錢』。只要有得賠,基本上訴訟不愁找不到律師。美國業者對消費者的保護也是包山包海(我懷疑六成以上是被迫的),前提是在他們的責任範圍內:如果你同時保了兩家保險,出事了兩家都不幫你--因為『那是對方(保險公司)的責任』。

到了國外,月亮不見得還是圓的。美國不是地獄或魔多,但也決不是天堂。家家都有本難念的經,而且除了語言的差異之外,內容大致上都一樣!

0 回應:

創用CC - 著作權宣告

Google AdSens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