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oogle Adsense

2007年2月23日 星期五

姑丈

前天,我和姑丈、表弟一同搭火車上台北,在月台上姑丈突然問我:

「冠豪,你以前上班薪水多少?」

「嗯?兩萬多啊,就一般的起薪。」

我覺得這種薪水沒什麼大不了的,供我一個人在台北的開支其實也夠,如果支出有計畫還可以存錢。可是姑丈看來不以為然。也許是我的錯覺,姑丈一開始語氣還很輕鬆,聽了我的回答就變得有些訝異、不安,而且激動起來。

「才這樣?這樣怎麼夠!」

「還好,我一個人而已啊。而且薪水也不是問題。」

「薪水哪不是問題!我有個同事工作如何如何,薪水多少多少,還有問題呢!」

「薪水真的不是問題,我覺得薪水能留多少下來才是問題。」

「哎!你們年輕人就是光講理論...」

「這不是理論啊!」(我以為這只算是別人經驗,是實務的累積。我何德何能,談得上理論了...)

「你覺得現在不是問題,那,你如果要購屋,怎麼辦?你總要購屋吧!」

「嗯...我會先問:購屋的目的是什麼?」(買樓收租的話,只要有正現金流就不必太擔心薪水能否負擔了。至少我當時是這麼想的。)

「還會是什麼?成家立業啊!租房子多辛苦,還要看房東臉色,還會漲房租!年輕人不早點準備成家立業,等要結婚連房子也沒有...」

(感覺,就是典型的E象限想法。不過說實在的,我是沒想過漲房租的問題。可能是我運氣好,遇到的房東都沒漲我房租,或是因為我選的都是學生雅房或套房的關係。)

姑丈從體育老師開始,做到現在是政府部門高級官員,一直生活在E象限,接觸也應該大多是E象限的人和E象限的想法。姑丈在E象限的表現真的很好,他很盡責,在體育方面專業知識淵博,辦事能力強,也有心繼續升學進修(雖然還是為了學位和升等)。他和窮爸爸很像,一直生活在學校/政府的系統底下,做一個趁職的僱員。而且姑丈比窮爸爸聰明,也比窮爸爸識相--至少他不會白目到去和長官公開競爭。

這段爭論到一半時,剛好火車開達,我還慶幸復興號這回總算來得正是時候,因為我已經不知道該怎麼回應他了。姑丈也許覺得我太浮誇,不經世事,而我則覺得他已經太習慣E象限的世界,要跳離E象限的想法並不容易。我也不能論斷孰是孰非,事實上他和小姑的生活也的確很好,而且保證有退休金可領--小姑便是小學老師退休,現在領月退,而姑丈是還想再進一步展其所常--。

我比較在意的並不是姑丈,我相信姑丈可以在他的世界裡平安渡過此生。我在意的是我表弟,他和我一樣,有位很熱心為孩子做打算的父親,就算孩子並不完全苟同父親的想法。但是表弟和我不同的是他的脾氣和姑丈一樣拗,上火車就座後,輪到他和姑丈不知在爭論什麼,我在另一端聽不清楚,只猜得出大概是爭表弟往後的一些活動,可能還有他未來的方向。

我利用抵達台北之前的一點時間,和表弟小小玩一下101。讓我有些訝異的是表弟聽說過現金流--我今年過年把整盒遊戲帶回家,沒有人知道這是啥--。可是時間實在不夠,還沒賣掉任何一間房子就到樹林了,我只好草草結束,等下回有機會再主持全套。

我也不知道這麼做是好是壞,說起來表弟也是習慣E象限的想法,我只是想透過玩現金流,也許可以給他往後的日子多一點選擇。

0 回應:

創用CC - 著作權宣告

Google AdSens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