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oogle Adsense

2007年1月23日 星期二

Deadline is coming...

上禮拜我第三度去拜訪留學代辦,只為了我爸媽托在我身上的出國夢。然後,一如往常,無言而返。這回還更尷尬,跟代辦說沒幾句,他就不理會我轉而服務另一個傢伙了。

那天的對話大概像這樣:

「你想到念哪方面的系所呢?」
「不知道。」
「啊?」
「我不知道要念什麼,你給我個建議吧!」
「可是學校太多了,你這樣子我不知道怎麼幫你...」
「就你的經驗,跟這(諮詢表格)上面的領域有關的學校有哪些呢?」
「學校很多,這樣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...」
「那再讓我想想吧!」

然後,代辦老兄轉頭跟另外一個客戶聊,他的需求就簡單明瞭多了:
「什麼學校都行,混個文憑就好!」

我幫代辦老兄在我的諮詢表上改個單字(他老兄自作聰明,把我寫的「物流」領域加註成"supply management",其實應該是"logistic",或意譯做"supply chain management"也可以),然後識趣離開。我知道我看起來像是來亂的,事實上也是。

無論如何,我是沒辦法再強迫自己為文憑而出國了。我也沒辦法再強迫自己重回學校--特別是在現況下回到學校。畢業後放棄研究所直接當兵,給我最大的收穫就是讓我了解:長期處在校園的避風港中是多麼危險的一件事!我念了太久的書,念到我已經麻木無知,雖然國軍也不是什麼好地方,但是起碼給我轉換環境的機會。

我的留學準備差不多該告一段落了。結果就是我的英文能力因為準備托福有進步些,邏輯概念有好些,然後托福考了七十五分,在及格邊緣--但還是不及格--,沒有GRE或GMAT,然後,該先告一段落了。我也沒剩多少心去做準備,事實上我一開始就沒分多少心,報托福考托福也純粹是安自己心也安爸媽心的。我想出國,但不是出國唸書。

今晚家裡又打電話來,希望我考完考試後就搬回沙鹿老家。我只是先敷衍一下,其實我不太願意,一來我還滿喜歡淡水的(很奇怪,相對之下我不喜歡沙鹿,總覺得沙鹿沒有我值得回憶的味道);二來我台北的資源已經累積相當的量了,回到沙鹿等於要重頭來過;三來我懷疑家裡的環境會對現在的我有多大的幫助。

可是聽老媽電話裡的口氣,我很清楚:攤牌的期限快到了。今年的春節可能會是我最痛苦的一次春節,我勢必要談到以後的計畫,也勢必要和爸媽相違背了。爸媽其實都是心思很開放的人,唯獨在事業上還是停留在「出國+研究所+碩士文憑+好薪水=充實生活」的方程式中,但很諷刺的,他們早都已經不自覺遵循富爸爸的財務原則,透過不動產和投資企業獲得財務自由了。

姊也有自己的不動產,是媽分給她的;妹正在念美術,朝自己的志趣發展;剩下我還沒有自己的事業了,就算爸媽一直強調「不用擔心錢的問題」,但是問題不是錢,是自尊和自信:那不是我靠自己賺到的啊!再者,我知道以我的個性,再留著生活費的牽絆可能會阻礙我的自立,因為我還是有後路。

可是我的志趣在哪呢?我喜歡寫東西,喜歡玩遊戲,經營部落格讓我覺得愉快。可是和爸媽談到我的寫作和部落格,回答是「很好啊,可是書還沒賣出去前你要靠什麼?」

平心而論這是個好問題,我很願意認真思考這問題並找出解決方法,只要答案別只有「家裡可以給你錢,專心出國唸書就好,唸完研究所再回來工作」就好,可惜,這是爸媽唯一肯給的答案。明明還有很多答案,很多我想要的答案,可是爸媽不肯給,他們自己其實做得很好,可是我從未參與過,也從不了解,難道爸媽真以為在我接手以前不必懂,接手以後自然學得會?天!我可沒這麼聰慧!

我給自己的答案又是什麼呢?未來半年,我應該還是得處在 E 象限和 S 象限中,以募集第一桶金為目標。但是就算真的我打開了寫作市場,除了版稅之外我還是要靠另一樣資產來募資。eCosway是細水長流的,不會一次帶給我足夠的現金;我想做的是創立小企業,但是目前我想得到最妥善的方法應該還是參加不動產團隊。不知為何我對實質管理不動產總是有種恐懼在,可能是我很少親身管理好一樣事物,也可能是「炒地皮」這個詞在我心裡還有負面印象存在,或者是我很害怕與房客相處,我以往是習慣一個人做事的。

總之,還有三個禮拜,扣掉我二月初的泰北服務隊行程,我還剩大約一個禮拜的時間做準備--做好最壞狀況的心裡準備。過年我要帶101的遊戲盒回家,大富翁遊戲本來就是過年時平輩們的必備節目--只不過今年換個豪華一點的。我的如意算盤是先玩過現金流遊戲,讓爸媽知道我現在專注什麼,然後想辦法說服他們讓我試著自主--連生活費也自主。

期限就快到了,快到讓我也害怕。害怕的不只是時間的流逝。

0 回應:

創用CC - 著作權宣告

Google AdSens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