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oogle Adsense

2007年1月16日 星期二

現金流遊戲心得:仲介--奇妙的人性體驗

如果要我說現金流遊戲中最高深、最難的技巧是什麼,我會說「仲介」。

仲介,不同於研究卡片、計算收益、資產貸款比、目標訂定...之類的小技巧,那些只是算術。仲介是「人」的藝術,只要和「人」扯上關係,難度就高上好幾倍,可是不管是旁觀或是參與其中,樂趣也是好幾倍。不同於研究卡片或計算收益之類的算術,仲介結合了理性和非理性的要素。參與仲介既需要了解每次機會的成本及收益,更需要了解人性當中的「貪婪」與「恐懼」。

「貪婪」,使我們想到「如果我用這個價錢買到這個機會,我可以有多少多少現金流,我也可以用多少多少的價差把它脫手出去,賺多少多少錢...」。

「恐懼」,使我們想到「如果我沒標到這個機會,別的玩家就會把它買走,他就會比我多出多少多少錢,他會比我先贏得這個遊戲,他會搶走我的勝利、我的夢想...」。

當遊戲時間有限制的時候,「貪婪」和「恐懼」會由於時間槓桿的加成,而更加巨大。假使我用過高的價錢買下機會,即便我的決策會讓我的財務陷入困境,「貪婪」仍會告訴我說「沒關係,只要脫手了就會回本」。相對的,假使我拒絕支付過高的仲介費,即便我的決策是理智的,「恐懼」仍會對我耳語「怎麼辦?怎麼辦?時間快到了我還只有這麼點非工資收入!別人的現金流已經這麼高了!萬一他比我先贏了怎麼辦?」

「貪婪」和「恐懼」總是設法遮蔽我的視線,要穿過貪婪和恐懼,看清楚事實的真相,我的方法是對於整個遊戲加注更多注意力。我注意卡片還剩多少,還有多久會重新發牌,我注意每個玩家的資產和現金,我注意大家的策略,我注意市場上大大小小、真真假假的消息,最後,我注意這張機會的數字和收益。

假如你是仲介中的賣方,那就更有趣了。

理性的遊戲過程固然很好,但是,暴利往往屬於懂得操弄買家「貪婪」和「恐懼」的玩家。原本只價值兩、三千元的機會,會被買家的挑撥、操弄,銀行家的推波助瀾,炒高到兩、三萬甚至可能更高。

這其中的藝術已經不是現金流遊戲盤本身可以帶給我的了,要說我能從仲介中,學到我以前學不會的銷售技巧,這其實也不為過。

0 回應:

創用CC - 著作權宣告

Google AdSense